广东福彩网

“寄居”生活和提前到來的“末日”

作者:未知

  連續三四個周末加班,我們部門終于完成了一個項目的攻堅,大家提出去聚餐放松放松。臨近下班,我準備叫網約車,隔壁工位的小李和趙姐卻在討論坐哪一路公交車可以直達。
  “我已經約了快車。”我的話剛出,他們一個個露出詫異的表情。特別是小林,就像是從沒有乘過出租車似的:“周五下班晚高峰,約車得花多少錢啊。”我在心中發笑,工作已經這么辛苦了,難得出去放松,還要擠公交車,也太摳了吧。參加工作后我就很少坐公交車了,出門辦事都是乘專車,至少也是快車。我笑著說:“沒事,車費我來出,還是不擠公交了吧。”不知為何,辦公室的氣氛陡然增添了些許尷尬。
  我的家鄉在離省城五百公里遠的山區,父母都是沒有文化的農民。我是村里第一個考上重點大學的,后來又保送了本校研究生。保研成功后,父母特地擺了十桌酒席,父親帶著我一桌一桌敬酒,享受著他人的夸獎和稱贊,我對未來充滿信心。
  我從小就是父母的驕傲,學習成績始終排在年級前列,獎狀貼滿了家里的整面墻。為了讓我安心學習,父母從來不讓我干家務,也不讓我下地干農活。他們最常說的話就是:“你只管好好學習,其他事情不用管。”讀大學時,許多從農村來的同學勤工儉學賺生活費,這些我也不用考慮。我只要好好讀書,以后還缺這點錢嗎?事實也是往我希望的方向發展,畢業后我順利進了這家發展前景不錯的大公司。只是不知為什么,工作能力沒得說的我,卻經常在和同事相處時碰壁。
  有一次,經理安排我和同事完善一個文案,還說要我進行問卷調查以補充數據。我覺得自己更擅長做數據分析而不是街頭調查,便與經理理論了幾句。他卻覺得我是推卸責任,沒有團隊協作意識,又說我沒有主動學習的能力。可事實上,那些都是我專業之外的事情,難道不是讓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情才能將效用發揮到最大嗎?經理表情嚴肅,同事們也冷艷高掛,不僅沒有替我說好話,有些還對我不滿,這都讓我心灰意冷,看來大公司也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好。我甚至覺得,他們就是打心眼里看不起我是來自農村的。
  一天晚上我正喝悶酒,父親打來電話,我把自己的狀況告訴了他。再想起那些在父母幫助下買房買車的同事們,頓時覺得自己比別人低了不止一等。一時心中郁結,我在電話里朝父親吼道:“如果家里能給我在這里買房,我也不至于現在還租房住,讓大家看不起我。”那邊的父親安靜了好一會兒,安慰了我幾句便掛斷了電話。第二天,我還在睡覺,父親的電話打了過來,他說:“要不,你回來縣里工作吧。這邊買房要容易些,買房的錢爸媽出。”經過幾天的考慮,我決定回老家。
  在小縣城,我的高學歷成了一種資本,大家紛紛投來艷羨的目光。很快,我在父母介紹下認識了現在的妻子。結婚那天,我特地發了一條微信朋友圈曬出我的新房和新娘,想讓以前的同事知道,不用那么辛苦奮斗的我一樣過得很幸福。
  可是每當想起父母為我結婚和買房負債累累,我便不敢和他們對視。時日久了,我發現小城實在太小了,公司氣氛沉悶,同事間的磨合依然困難重重,我又開始想念大城市自由的空氣。“寄居”在父母的蔭庇下,頓覺失去了生活的方向和樂趣。我在心里叫苦不迭:“好日子怎么這么快就到頭了呢?”
广东福彩网 轉載注明來源:http://588tuan.com/6/view-15130028.htm

服務推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