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福彩网

論縱向比較觀察法在師范生創意寫作教學中的運用

作者:未知

   摘 要:觀察之于寫作意義非凡,不僅對寫作動機與內容起決定作用,還對作品的審美價值與社會價值起著關鍵作用。目前很多師范生平時不重視對觀察能力的培養,或者觀察不得法,從而嚴重制約了作品的質量。縱向比較觀察法的有效運用有益于創意寫作的開展,促進學生的個性表達。
   關鍵詞:縱向比較觀察;創意寫作;個性表達
   中圖分類號:G633.34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673-2596(2020)02-0106-03
  《全日制義務教育課程語文標準(2011年版)》明確指出:“在寫作教學中,應注重培養觀察、思考的能力。要求學生說真話、實話、心里話,不說假話、空話、套話。鼓勵自由表達和有創意的表達。”但從事多年的師范生寫作教學發現:越來越多的學生一提到寫作就犯難,覺得無話可寫,實在要交差便冥思苦想,搜索枯腸來一段假大空的文辭草草應付。按理來說現在的大學生活是豐富多彩的,寫作素材并不缺乏。到底哪個環節出了問題呢?我覺得歸根結底還是缺乏對生活本身的觀察與思考,尤其是觀察方法把握不當,直接制約了作品的質量。
   一、師范生觀察方法欠缺
   (一)觀察不全面細致
   觀察要求全面細致。所謂全面,是指既要作遠近高低、俯仰正側的觀察,又要把觀察對象置于所處背景中與其他事物進行聯系觀察,還要作不同天候、不同季節的觀察。所謂細致,即抓住事物各個細節、各個階段、各個方面的特征。這些特征往往是區別于其他事物的本質特征。反之,大而化之的觀察,是無法發現這些精微之處的。如周建人在《白果樹》一文中對白果樹的觀察就體現了細致之功力。“白果樹是雌雄異株的,大約四個月開花。花極簡單,沒有花蕊、花瓣這些東西。雄花只在一條柄上生著雄蕊,每個雄蕊只生兩個花粉囊。雌花只在每條長柄上生著兩個裸出的胚珠”足見觀察之細。朱自清有言:“于一言一動之微,一沙一石之細,都不輕易放過”,只有從細處著手,通過比較發現前后的不同特點以及與其他事物的不同之處,方可見出事物的特定神韻。
   (二)觀察不持久深入
   由于所測之物并非恒定,僅做一次短暫的觀察難免浮光掠影,唯有持久深入的觀察才能把握住客觀事物的變化形態。這就涉及觀察過程的連續性和深入性問題。
   以對山形變化的描繪為例,郭熙(宋代畫家)的名句“春山淡冶而如笑,夏山蒼翠而如滴,秋山明凈而如妝,冬山慘淡而如睡”為后人所傳頌,這離不開他本人對春夏秋冬四季的持續細微的觀察。
   金代許古亦有金句:“夜山低,晴山近,曉山高。”同樣描繪山形的變化,郭熙能顯示山的不同面貌,許古更能傳達出山的不同神態。這更源于作者對山形白日黑夜、晴天雨天和凌晨傍晚變幻不定的細心察看。
   因此,作為一名寫作者,若想捕捉生活中的某種物態,非得長期堅持探入觀察不可,對靜態物象如此,對人物活動亦應如此。以人物刻畫為例,僅察其體態表情未免過于草率,還需聽其言觀其行,考察其思想素質與文化教養,更要持續了解其在不同場合乃至不同時期的表現。對此老舍見解就較為獨到:“觀察人物不是一天兩天的事,要隨時隨地,經常地留心。別怕人物一時用不上,更別等到寫戲時才去體驗人。對人的認識需要時時積累。要寫作,腦子里就得有一個人的隊伍。認識許多人,也許才能創造一個人。”
   但大量事實證明:目前我們的學生在觀察時要么沉不住氣,三天打魚兩天曬網,要么不夠深入細致,從而導致在寫作時缺乏發現力,語言表達也失去辨識度。
   二、觀察在創意寫作中的作用
   所謂創作,統而論之,是一項富于創造性的活動,是將觀察社會生活所獲得的材料轉化為文字描繪的復雜過程。從某種意義上說,它是諸種能力的合成與反映。一個寫作者,若想具備較高的寫作技能和素養,必須“十項全能”樣樣精通,這“十項全能”就包含了平常我們所講的諸如深刻的觀察力、豐富的想象力、敏銳的感受力、熟練的表現力等。其中獨到的觀察力最為重要,不僅對寫作動機與內容起決定作用,還對作品的審美價值與社會價值起著關鍵作用。
   “‘創意寫作’(Creative Writing)作為一種有別于傳統寫作的開放性的寫作方式,更側重寫作個體發現力的發掘,強調以文字創作為形式、以作品為載體,從而成為文化創意產業鏈最重要、最基礎的工作環節。創意寫作以鮮明的個性、開放的品質以及詩意的表達取勝,”[2]而這一切若離開了觀察能力的培養便成了無源之水無本之木。因此,本論文從縱向比較觀察法的角度入手,初步探討師范生創意寫作課堂上觀察能力的培養與追求個性化表達的可能性。
   縱向比較觀察法,即“一種對事物作歷史形態的比較,是以事物發展的時間階段為坐標,在事物的不同歷史過程或階段之間進行比較的一種思維方式。”[3]
   三、縱向比較觀察法在創意寫作中運用
   (一)激發寫作熱情,是進行創意寫作教學的前提
   美國現代心理學家布魯納也說過:“學習最好的刺激是對學習材料產生興趣。”傳統寫作教學過于注重寫作的實用性和目的性。創意寫作本著激發學生寫作熱情的宗旨,成為寫作教學上的一種全新模式[4]。
   在講解縱向比較觀察之前,教師先要解決內驅力這個問題。通過故事、視頻、游戲等手段來激發學生寫作熱情不失為一種有效有段。比如在上課之前,將他們最喜歡的某個明星年輕時和年老時的照片在一張幻燈片里顯示出來,請同學們對比容貌的異同并說說感受。這種開場白將最熟悉或最受追捧的藝人明星縱向比較呈現在學生面前,他們會不由得生發一種“歲月是一把殺豬刀”的感慨,而這種感慨的發出源于細致入微的對比,通過這種具體情境的設置,學生一下子就能把握縱向比較觀察的方式方法。
   (二)經典品讀,感受縱向比較觀察法在范本中的表達魅力
   經典之所以為經典,就在于它的示范性和耐讀性,尤其從寫作技巧的角度來考察,經典更具有創作手法上的引領性和啟發性。大師魯迅在《祝福》一文中就成功運用了此方法——通過描寫祥林嫂三幅不同時期的肖像凸顯封建社會女性地位和命運,可謂四兩撥千斤。    我們不妨一起來體會一下魯迅先生的具體表達:
   首先,祥林嫂在夫死出逃的背景下初次來到魯鎮。魯迅對她的外貌是這樣刻畫的:“頭上扎著白頭繩,烏裙,藍夾襖,月白背心,年紀大約二十六七,臉色青黃,但兩頰還是紅的。”[5]
   這里,魯迅主要抓住了祥林嫂的頭飾、衣著、年齡和臉色等細節進行具體刻畫。作者還特意給祥林嫂的頭飾來了一個特寫鏡頭——扎著白頭繩,細讀就發現作者如此表達別具匠心:扎著白頭繩說明了什么?祥林嫂要為死去的丈夫戴孝,這就充分表明祥林嫂即使并沒有謹遵“從一而終”的信條,即使年輕健壯、即使有過抗爭但依然無法逃脫夫為妻綱的束縛。她的人生悲劇已經開啟。
   第二次,祥林嫂從魯家搶走被賣到山里,夫死子亡后又回到了魯家,魯迅對她的外貌是這樣刻畫的:“她仍然頭上扎著白頭繩,烏裙,藍夾襖,月白背心,臉色青黃,只是兩頰上已經消失了血色,順著眼,眼角帶些淚痕,眼光也沒有先前那樣精神了。”[6]
   再到魯鎮,祥林嫂第二次守寡。作者的觀察同中有異。同的是:穿孝的衣服和頭飾。異的是:臉色和眼光——“兩頰上已經消失了血色,眼角帶些淚痕”,之前紅暈的臉頰血色殆盡,更揪心的是:眼角的淚從未干過。精到的寥寥數筆便將一個在“餓死事小,失節事大”“三綱五常”“三從四德”的封建社會里一個底層女人的處境交代得非常清楚——沒有發生任何改變,反倒更加糟糕。祥林嫂抗爭后依然回到了不幸。
   第三次,魯迅描寫了一個已被淪為乞丐且處于垂死邊緣的祥林嫂:“五年前的花白的頭發,即今已經全白,全不像四十上下的人;臉上瘦削不堪,黃中帶黑,而且消盡了先前悲哀的神色,仿佛是木刻似的;只有那眼珠間或一輪,還可以表示她是一個活物。她一手提著竹籃,內中一個破碗,空的;一手支著一支比她更長的竹竿,下端開了裂:她分明已經純乎是一個乞丐了。”[7]
   作者依然是抓住她的頭飾、臉色、眼神進行刻畫,但將筆墨更多地聚焦在與此相比的不同之處上。頭發:40上下的人頭發全白。臉色:“黃中帶黑”,“消盡了先前的悲哀的神色”,眼神:“木刻似的”,“間或一輪”。作者的觀察不僅如此,還另外加了一個特寫鏡頭,由小及大,由遠及近:“她一手提著竹籃,內中一個破碗,空的;一手拄著一支比她更長的竹竿,下端開了裂”,此刻的祥林嫂已經貧窮到乞討時連一個完好的碗都沒有的地步了。如果說肉體的掏空是可悲的,那么精神的麻木則是一種致命的絕望。
   這里,魯迅對祥林嫂不同時期的肖像刻畫主要運用縱向比較觀察法,觀察中,同中有異,更側重對“異”的觀察。這種表達讓我們清晰地覺察到人物悲劇命運的不斷加深,也更好地凸顯了主題。
   如果換一種筆法,只是吶喊式地哀號:祥林嫂真的不幸,丈夫一死再死,唯一的兒子也被狼給叼走,最后還被淪為乞丐!這種不幸是社會的不幸!是制度的不幸!這樣的表達就顯得非常的蒼白無力。
   (三)小試牛刀,檢測縱向比較觀察法在寫作中的運用效果
   在平時的寫作中,如果我們能恰當靈活地運用縱向比較觀察法,往往能讓文章更為含蓄出彩。教師順水推舟,播放央視公益廣告視頻《媽媽的等待》,請同學們結合廣告內容從縱向比較觀察的角度自主立意寫一段話。經過一番醞釀之后,其中有個學生是這么寫的:
   有那么一條路,和母親的等待一樣長。在那條路上,母親一直癡癡等待著她的兒子,從小學到中學,從中學到大學,從大學到離家工作,從母親的芳華美貌健步如飛到滿頭白發,步履蹣跚,從兒子的牙牙學語天真爛漫到高大英俊……
   教師要求學生當眾朗讀,并請其他同學做點評分析,得出的一致看法是觀察還可進一步細致。經過再三引導,這位學生是這么修改的:
   孩童時的母親,總是披著一頭油亮順直的黑發在村口等我的放學,晚風飄起洗發水的味道,清香四溢,連同飄起的還有那輕盈的身姿。
  歲月漸長后,母親在村口等待我的歸來,一如那年復一年日復一日地不老時光,只是那頭順直的黑發已被悄悄挽起,像一個豐滿瑩潤的海螺,夾著風塵的辛酸與操勞。
   而現在啊,那挽起的海螺變得如此干癟,稀疏,黑白相間的花紋講述著歲月流逝的故事。
   這樣一來,學生的觀察就細致入微多了,表達也比之前形象生動,只抓住母親頭發這個點進行縱深描摹,筆力集中,很富感染力。
   可見,我們當下的師范生在進行創作時,并不是不會寫,也不是沒材料可寫,而是不得法,以致在具體的描摹時過于粗糙大條。通過縱向比較觀察法來進行寫作,能使學生的語言更具辨識度和表現力。同時也說明:只有建立在學生自己的觀察和體驗的基礎上并找準觀察的方式方法,才能使生活成為寫作的素材,才能寫出個性鮮明的文字,最終達到創意表達。縱向比較觀察法不失為一種有效的觀察寫作之法。
  參考文獻:
  〔1〕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制定.義務教育語文課程標準[M].北京: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2012.
  〔2〕葛紅兵.創意寫作學的學科定位[J].湘潭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1,(05):104-108.
  〔3〕羅劍輝.論縱向比較和橫向比較[J].湖南師大社會科學學報,1987,(06).
  〔4〕楊杰.創意寫作背景下高校寫作課教學方法改革[J].語言文學研究,2011.32-33.
  〔5〕〔6〕〔7〕魯迅.彷徨[M].北京:北新書局,1926.
   (責任編輯 徐陽)
轉載注明來源:http://588tuan.com/9/view-15130499.htm

服務推薦

?